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范斌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读范斌飞白草书楹联

2014-11-24 10:59:2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王朝宾
A-A+

  在“嘈嘈切切错杂弹”的当今书坛,我们依然可以听到“大珠小珠落玉盘”清音妙响,翻读新近版的《范斌楹联书法精选》,给我们感受到的正是这样的纯正之音。

  范斌的这册楹联书法以篆、隶、章草、今草与六朝摩崖体为主,其中篆书之渊茂、隶书之浑朴纯正,直入秦汉之室,与今天许多故作逸笔草草之姿的矫情伪态拉开了距离;章草在他十年前拙厚风格的基础上融入了更多的俊朗与清逸;今草则妙合飞白之体,于畅达之中现朴厚与清辣;六朝摩崖体似得山岳之气,自然而雄浑。而我更爱其以飞白入草之体,如“暮鼓晨钟开民智,湖光山色澄禅心”、“真不离幻,色即是空”、“谈吐趣中皆合道,文辞妙处不离禅”诸联,作者似是于不经意中完成了这种入古生新的书法创造,于游刃之中完成了笔法上的出古入新,书意雄健畅达与浑厚刚辣兼而有之。笔法中的方圆、提按、转折、阴阳、留驻、顿挫、疾涩,墨法中的浓淡、枯湿、轻重、燥润、章法结体的欹正、疏密,笔势的强弱、断连、通达,节奏气韵的起伏、急缓与畅酣都浑融于一体,可谓之得笔,得势、得体、得意。

  飞白书,传为东汉熹平年间蔡邕于鸿都门看到工匠用白垩土刷墙,扫帚过后,帚痕飞白丝丝,受启发而创造的一种书体。这种丝丝飞白给人一种飞动的感觉。宋代黄伯思在《东观馀论》中说,飞白书“取其若丝发处谓之白,其势飞举为之飞”。汉代的飞白书没有书迹留传,今天可以看到的飞白书有唐代武则天书《升仙太子碑》的碑额,为正式飞白杂以鸟虫体,确切地说它是一种工艺美术字,并无多少书法艺术价值;清代张燕晶以飞白体入印,所书飞白体篆书,其书法的艺术性大打折扣。范斌将飞白的用笔施于草书,从大处着眼,不拘泥于每点每划必须飞白,在以飞白书为主导笔法的同时,强调其草书的书写性,从整体笔势出发,结合用笔的轻重,笔中含墨的饱枯和行笔中的转折阴阳,于整幅作品不失飞白书体的前提下,融入了一些非飞白之笔,予以调节,使作品更加自然,气韵更加生动,笔势更加畅达,章法更加和谐,用笔更趋于理法,墨润层次也更为丰富。同时线条的质感对比也更为分明,实处的强健,刚性十足,飞白处白而不虚,飞而不瓢,深刻而厚重。古人所用之笔为“中山兔毫”,笔锋刚健,故较易在书写时笔锋铺开,行笔丝丝皆现。范斌所用之笔为纯净宿羊毫,笔柔而点画强健,于此更见其对毛笔的驾御能力和工夫的扎实。

  余与范斌相交近20年,又曾于四年前与范斌一同赴山东举办巡回书法展览,相处日久,深知其人品艺风之诚朴与博大,今读其楹联新作,益增倾慕矣。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范斌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