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范斌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自性空闲返归于本

2014-11-24 11:04:3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张海龙
A-A+

  为艺有专工。一般讲,书家不可能四体皆工。范斌专攻隶书,其次是篆书,对章草也有极强的创作能力。范斌书法用笔起止爽利厚重,使转婉畅,无矫揉造作之习气,有信笔天成之意趣;笔势于险峭灵动中透出沉稳博大的态度,神宁气静的气韵。体态清秀腴润,俊俏巧丽,有时酷似孩儿般的天真。至于章法构成貌似简朴平易,实则节律斐然,基调闲适。个中轻重和谐、进退有度、疏密妥当、虚实相安等相辅相成的关系,颇耐玩味。这诸多艺术素质的融合,形成了他的抱守清雅、朴实不华的风格。因而观赏之际,总觉被引入一种风清萧淡、意度简远的精神境地,甚至犹如品尝清新飘逸的老酒。

  范斌才情内敛,不矜不燥,办事练达,为人平和,其性情与他的书风一样,总是淡淡的,宁静的。对师长、对同道,范斌一律采取谦虚待人的准则,不因有所求而溢美,有所疏而贬损,不寻章摘句可以称博闻,不先入为主强作解人。但是,他对书法的宏观意识和得失见解却多有卓见。他认为,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纷繁世态之中,凡有良之的书法家应当在自己心中保留一方净土,因为这是一切真诚的艺术创造的文化道德本原所界定的,若以书画创作为招摇和攫取的手段和工具,则是对艺术的亵渎。他认为,书法与写字不能混为一谈,书画家能静下心读书与思考是十分必要的,范斌并不认为自己天资聪慧。他孜孜以求一种形而上的艺术境界,靠的就是读书与思考。唯有读书能发掘出生命的最大潜力;唯有思考能不断地升华自己的审美意识。凡在秦汉之上的碑帖、史料,他均反复翻阅与精思,文史哲多方涉猎。甚至佛经也常读之。读书万卷是为走万里路,他思考起创作,常常是废寝忘食。所谓“天下熙攘,皆为利忙”,他选择和孤寂与清贫,“天下熙攘,我为艺忙”。他认为,书画创作,颇类似参“禅”,越是勤奋,悟性越高,达到的境界也越高;书法犹如佛法,须证于心原。他还认为,学书的过程应是从“婴儿”的稚拙,到“成人”的平正,然后再到“夫大夫者不失赤子之心”的“既雕且琢,复归于朴”,生活到老子所谓的“能婴儿”境界,这才是学书的不二法门。

  范斌在书法道路上艰苦跋涉,在艺术的殿堂里获得了丰硕的成果:

  纯正凝重的篆书:中国书法自古有从隶书入手之说,范斌的隶书即是遵循这一古训出来的。初曾临《散氏盘》、《毛公鼎》和《虢季子自盘》,继而学《石鼓》,对《秦诏版》也曾涉入,精熟之后,近年多反复临写《石鼓文》,并在此基础上变通。在他的笔下,能将石鼓的圆劲书法灵活地糅进大篆宽阔之势,给我们带来了两点艺术美感:其一,用笔美。他无论写何种书法都恪守中锋,笔笔洗练干净,决不拖泥带水,通篇点画前后一致,时而饱满圆健,时而沉雄苍凝,突出反映了他用笔的深厚功底。他主张写篆书应活而不死,反对故作颤动追摹班驳的所谓“金石气”的痕迹,这些均表现了他篆书用笔上的独到处。其二章法美。他安排篆书大章法采用斗方式,给人一种方整的形式感,颇似青铜器字框形质。他在行文中的篆书里加上行草书的长短释文,这也是范斌于章法的独具匠心之处。

  雄浑,奔逸的隶书:中国的隶书演变到东汉为成熟期。其碑版风格有典雅者、飘逸者、静穆者、雄浑者、博大者。范斌依个人的兴趣与个性,选择了汉碑中的雄浑与博大一路。在雄浑与博大之中他又较早地发现了《张迁碑》的妙处。为了写好《张迁》,他“三更灯火五更鸡”地勤奋临帖,仅临《张迁》一碑达500通之多。其隶书艺术特点可概括为两点:其一,线条拙。范斌点划,时时带有传统《张迁》的拙、朴、茂、厚的习气。他写横从不一勒而过,恰似逆水行舟;他写点从不草率而就,恰似高山坠石。总体线条呈现一种粗细相间、将浓遂枯,给人一种质朴感。其二,结体新。范斌作隶结体新颖,首先体现在每个字的结构上是字字新奇。这种奇,如孩儿般的天真稚拙,这对一汉碑功底浅者是难能做到的。其次体现在总体结构上是篇篇厚重,给人一种沉雄,博大的厚重感。整幅作品传统分量之重、安排构假之大是很多书家不能企及的,范斌为丰富自己的结体新,除取法于《张迁》,还取法于《汉三颂》、《乙瑛》、《衡方》及《四山摩崖》诛碑之意。近期又在汲取两晋残纸、六朝墓志中的精华,融进自己的隶书之中。现在,他的隶书结构狭长衬托在朴拙的基调下,显得格外耐看。为把字写奇,临帖之外兼学画论,画荷花、梅花、牡丹都大大拓展了隶书创作日趋雄浑、奔逸一路的定性。无论从线条的质地,还是从结构势态来看都有一种豪放的品格。

  雅拙出新的章草:范斌擅长篆、隶,但最能反映他人品气质和艺术才情的还是他的章草。一本索靖的《月仪帖》心摹手追,不遗余力。对皇象的急就章和宋克急就章,亦用功最勤。在他多年的艺术实践中,浸泡章草的时间最多。范斌于章草,有三个特点:一是看得多,二是悟得深,三是写得勤。学识、胸怀、人品、功夫的有机结合,使他的章草书达到了较高的艺术境界。

  范斌写章草给人们的总体印象是“忽而似壮士斗牛,筋骨涌现;忽而如衔杯勒马,意志超然;时而铿锵近逼;时而飘逸远去,乍显乍晦,得浓遂枯。”经常见范斌写章草的人,都感觉其章草既区别于古人,又不同于今人。笔者概括为“三新”:一新在清逸、散淡的情趣方面。范斌写草不论尺幅款式如何,从总体上展现着一种清逸、散淡的情趣。连贯的章法、疏落的结体、平起涩提、疾徐有度的用笔节奏,中侧兼施的用笔变化以及依势而成的墨韵处理,组合起来便形成仪态自然、博洽蕴藉的作风,给人一种徐徐而生的清宁感受。似乎信手而出并未注意,细加品味则如嚼橄榄。乍看觉形神萧散,再看则见逸趣内含。有时横刀立马纵横摆阖,有时去繁尚简,没有一点浮躁强怒、霸悍矫饰的习气。二新在长款题跋,给作品带来了极强的创新意识。如第一届楹联展获金奖作品,在隶书的两侧均落有长款章草跋语。他以蕴藉朴拙之草作跋,题在长联两侧。其行单双不一,其式长短有别,整体看去,既有气势又不失典雅。三新在字形,用笔幅式的处理方面。前人写章草,往往是字形呈偏状而范斌将字形拉大,符合黄金分割律,有挺拔之感,别人写章草一般偏小,而范斌则写的较大,有大家风范;别人用笔一般无多大变化,他用笔以拙涩见长,显得品味高;别人写章草一般以一帖为本有一家之貌,而范斌则能融合简牍墓志等成分,妙趣横生;别人写章草,幅式多以长条见人,而范斌却以方斗和楹联等入草,给人以新鲜感,且富时代感。

  神采内蕴的国画:范斌为丰富自己的艺术语言,凭借他书法的深厚功底,几年来在书画创作上也来了一个突破。于绘事,他爱吴昌硕的浑朴,八大山人的简远。他笔下的牡丹、梅花、荷花、公鸡,常常是随笔生发,灵感在创作中萌生,意境在运筹时形成。“挥毫神情飘墨处,更无真相有真魂”是对其画的最好评价。古人云:书得“势”则传。所谓“势”是“必然”,是规律、是韵、是神,亦是胸中的丘壑,胸中的化机,是优选。范斌的国画很“势”,突出体现在他所画的《黑牡丹》及《荷花图》、《秋高图》等画作上,这些画堪称其得势的代表佳作了。

  从范斌走过的路,我们以看到他求变求新的信心和勇敢,相信范斌必然在变中得其大成。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范斌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